• 遇“鐵”而興 山鄉巨變

    ——鐵路助力毛南族群眾脫貧紀實

    發布時間:2020-06-11 【字體:


      芒種時節,在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環江毛南族自治縣木論鄉東山村,山坡上連片的麻竹苗新長出嫩葉,在和煦的微風中搖曳。毛南族群眾韋現輝趁著農忙間歇,面對莽莽群山一甩嗓子,悠揚的山歌傳遍整個山寨:“喜鵲樹上叫喳喳,喜訊傳遍千萬家。雨露滋潤禾苗壯,日照大地千里光。毛南整族得脫貧,感謝政府感謝黨,唱支山歌敬親人……”
      十幾天前,一封來自北京的信函,讓久居深山的毛南族鄉親們沸騰了——習近平總書記對毛南族實現整族脫貧作出重要指示,希望鄉親們把脫貧作為奔向更加美好新生活的新起點,再接再厲,繼續奮斗,讓日子越過越紅火。
      濃濃關懷,殷殷囑托。在與毛南族鄉親共同脫貧的成績單里,一直有鐵路親人的身影。
      精準幫扶政策好,毛南娃變鐵路仔
      廣西西北部,九萬大山綿延千里。在山麓之上的環江毛南族自治縣,全國約七成毛南族人世代聚居于此。20世紀80年代初,環江毛南族自治縣洛陽鎮團寺村的毛南族小伙兒覃運清穿上筆挺的列車員制服,走出了大山,成為村里第一個在鐵路工作的人。
      “小時候,我就對火車有著莫名的情愫,喜歡聽汽笛長鳴的聲音。”1983年從學校畢業后,得益于國家出臺的少數民族就業幫扶政策,覃運清與鐵路結緣,成為南寧客運段的一名列車員。
      跑車雖然辛苦,但卻讓村里人無比羨慕。他常常給村里人說鐵路上的趣事,為他們傳遞外界的新鮮資訊。因為有一份穩定收入,覃運清成了那個年代村里人眼中端“鐵飯碗”的人。
      “近年來,在國家對少數民族實施精準扶貧政策下,桑蠶、香豬、油茶等具有家鄉特色的產業項目一個個在大山深處落地開花,大家的日子越過越紅火了。”每當在值乘的列車上看到行李架上的環江香豬禮盒,覃運清就備感親切和欣慰。家鄉人民辛勤耕耘的成果終于走出大山,走入更多人的視野。
      “到了雨季,水會沿著房頂茅草的縫隙滲進來,家里便成了‘水簾洞’。”欽州供電段毛南族職工譚陸君每次回憶小時候家里的困境,總是心酸不已。毛南族以前叫“毛難族”,意思是受苦受難的民族。由于居住地大部分屬于喀斯特地貌和巖溶山區,當地一直是廣西最貧困的地區之一。
      譚陸君家住環江毛南族自治縣思恩鎮三樂村,小時候基本沒有出過村。每年過節,隔壁村的表叔會到家里拜訪,看到表叔穿著帥氣的鐵路制服講著工作的趣事,他萌生了走出大山到鐵路工作的想法。
      知識改變命運。想走出大山,除了要刻苦學習,還必須過語言關,這對從小講慣了毛南語的譚陸君來說是個不小的考驗。當年在灰暗煤油燈下熬夜苦讀的情景,至今他仍記憶猶新。
      通過努力,2010年,譚陸君如愿加入鐵路大家庭,成了村里第一個鐵路小伙兒。入路后,他獲得了許多業務培訓機會,也信心滿滿地完成了從變電站值班員向挑戰性更高的高壓試驗員崗位的轉變。
      在鄉親們眼中,“見過大世面”的譚陸君并不滿足于自己一個人脫貧。他上網查閱大量資料,并用攢下的工資幫助家里種植柑橘。乘著國家為少數民族地區繁榮發展推出優惠政策的東風,如今,譚陸君家漏雨的小茅房變成了嶄新的二層小樓。
      今年全國兩會前夕,習近平總書記對毛南族實現整族脫貧作出重要指示表示,得知毛南族實現整族脫貧、鄉親們生活有了明顯改善,我感到很高興。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民族都不能少。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讓當地毛南族群眾歡欣鼓舞,也讓不少毛南族鐵路職工心中充滿奮斗的激情。“一個民族都不能少,總書記的關懷既是激勵也是鞭策,讓我們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路上堅定信心跟黨走。”桂林高鐵工務段毛南族職工李飛說。
      依靠國家生源地助學貸款順利完成學業的柳州工務段毛南族職工譚春麗,看到村中家家戶戶蓋起了小洋樓、水泥路通到了家門口,心中滿是喜悅:“現在國家有好政策,我更要把工作干好,和鄉親們一起把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挺進九萬大山,展現“鐵軍”擔當
      讓毛南族鄉親們沒有想到的是,在祖祖輩輩生活的這塊貧瘠土地下,竟然儲藏著近3億噸的優質煤炭。這讓他們迎來了第一條鐵路。1971年5月,金紅鐵路建成通車,終點站設在離環江毛南族自治縣52公里處的上朝鎮。從那時起,數萬名鐵路職工和家屬奮戰在崇山峻嶺中。
      鐵路強有力的運輸讓煤炭一度成為這個國家級貧困縣的支柱產業。2007年,全縣實現地區生產總值31.6億元,財政收入2.46億元,固定資產投資11億元,分別是1987年的8倍、35.5倍、33.86倍。在21世紀初,隨著煤炭資源逐漸枯竭,只有貨運能力的金紅鐵路廢棄。現在鐵路橋上依稀可見的“英雄能破萬重難,喜看天塹變通途”標語,仍然見證著當年鐵路人的豪情和奉獻。
      然而,“遇鐵而興”的觀念一經播撒,就萬頭攢動、破土而出。幾十年來,毛南族鄉親們把“蜂鼓響、嗩吶鳴,鐵路修到家門口”的期盼植入一支支山歌中,為再建鐵路奔走呼吁,編織致富夢想。
      2017年12月23日,寂靜的山窩窩再度沸騰起來,興高采烈的毛南族鄉親們踏著“還愿舞”,迎來第一條扶貧高鐵。連接貴州貴陽和廣西南寧的貴南高鐵是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八縱八橫”高速鐵路主通道的組成部分,途經環江毛南族自治縣57公里,是廣西境內第一條時速350公里的高速鐵路。但是,要在喀斯特地貌山區建設高速鐵路,難比登天。
      正在掘進的九萬大山四號隧道,是貴南高鐵廣西段第一長隧、控制性隧道工程。在挖掘過程中,一個未知大小的溶洞,讓施工作業不得不停下來。經過施工人員的3D掃描,一個高40米、寬50米、縱向長40米的大型溶洞揭開了“神秘面紗”。
      “我們只能采取洞內鉆探的方式,選一個角度打過去看看到底有沒有空腔。”中國鐵建十八局集團貴南高鐵項目部總工程師黃君文告訴記者,由于隧道自身存在巖溶、瓦斯、斷層、暗河等不良地質現象,施工過程總是一波三折。自2月底中鐵十八局集團貴南高鐵項目部復工以來,建設者們幾乎沒有休過完整的周末。
      高鐵修進山鄉來,翻天覆地大變樣
      雖然高鐵未修通,但毛南族鄉親已經嘗到了甜頭。
      正在給高鐵隧道濕噴機裝料的莫海東和25歲的兒子莫順嚴,是地地道道的毛南族。貴南高鐵開工后,住在工地附近的莫海東就在工地上找到了工作,順帶也把在外打工的兒子叫來一起干活。摸著剛買的新車,莫海東告訴記者,僅一年的時間,父子倆的收入讓家里不僅添置了摩托車、冰箱、洗衣機,而且蓋起了新樓房。
      走進毛南山鄉,30多條盤旋于崖間山坳的施工便道如縫衣線般,不但將分散在各處的鄉鎮村屯串聯起來,還打通了村民的自來水引水管道。在東山村的一處山窩里,借著新修好的施工便道,種植麻竹套種旱藕的扶貧產業園今年建起了。
      35歲的東山村村民韋現輝在產業園有5畝地。產業園項目啟動后,自己的地被政府承包了,韋現輝便在貴南高鐵建設工地找了一份隧道支護的工作。“除去修鐵路的工資,過段時間我們還有筆承包收入。”韋現輝說。
      云桂鐵路廣西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翟建平介紹,按照《貴南高鐵廣西段工程建設扶貧實施方案》要求,公司按時撥付征地拆遷資金、工程建設資金,從源頭上保證扶貧工作的正常推進。同時,各參建單位項目第一負責人作為扶貧負責人,落實具體扶貧方案。目前,公司已利用建設棄土改良石漠化荒地197畝,建設永臨結合道路88條,培訓和安排當地貧困勞務用工4472人,采購當地生產、生活物資達6.6億元。
    附件:
    回到頂部
    在线视频亚洲系列中文字幕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乐陵网